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虐仙记第79章不速之客

发布时间:2020-01-21 20:25:46

虐仙记 第79章不速之客

可是再长的路,总还是有到达的时候,何况,从金瓶宫到108,只不过是两里左右的距离。

薛冲现在已经可以确信,元壁君没有发现自己,否则的话,他早已经面临危险。

以薛冲现在能随时进入胎息的境界,全身的感官加倍的灵敏,他可以感受到这金瓶宫里到处是禁制,而且守卫尤其的森严,一般的神刀侍卫,最低的境界,都是肉身第三重阴阳之境,一个个腰板标枪一般的挺直,眼光有神,漾刚之气十足。

…………………………………………………………

当然,刚才在金瓶宫内的时候,薛冲的心灵力,丝毫都不敢释放,毕竟,以元壁君达到道家所谓附体大成的境界,稍微的一点精神波动,就会被她感应到,他不敢冒险。

可现在不一样,薛冲的心灵力释放开来,感受到这两个“押解”纳兰的弟子的心率,不过是0。6的水准,比纳兰和自己都低了好大的一截,并不足畏。

其中的一个弟子说话了:“大师姐,你这是何苦呢,为了一个男人,毁了自己的大好前程!”

两个同门互相之间看了一眼,眼里都露出无奈的神色:的确,对一个将自己的生命都已经不在乎的人,她们也没有丝毫的办法。

她们当然感到震惊:纳兰是个多么愚蠢的女子啊,为了一个男人,居然欺骗师傅,而且还敢为这个男人开脱,做这种毫无意义的牺牲,愚蠢啊!

在她们的眼里,从来都是利益至上,男人是不可以爱的,即使牺牲自己的色相,也不过是想利用男人得到她们想要的一切。

这是一个狭小的房间。

准确的说,这也许不算是房间,只算是个鸟窝,仅仅刚好能够容纳两个纳兰这样的女子。

其中一个弟子拿出钥匙,打开硕大的门锁,重重的一推,吱戛声中,铁门开了,门里随即传出一股浓重的铁锈味,使人的嘴巴犹如吃进一只苍蝇的感觉。

两个弟子伸手在鼻端扇动了几下,抓住纳兰的身子,作势就要往里推。

妈奶的,这可是我的美人,这两个小娘皮简直欺人太甚,照妖眼里的薛冲再也忍耐不住,念动心灵法诀,轻轻的一纵,出了隐藏的空间。

他一出来,手轻轻的一挥,如晚风吹过树叶,一招“晚风”就准确的切割在一名弟子的脖颈上,这弟子还来不及叫出一声,乖乖的倒了下去。

另外一名弟子似乎觉得不对,但刚一张嘴,她的胸口“膳中穴”就重重的挨了一指,她也立即的昏迷了过去。

纳兰一见之下,眼光忽然之间亮了,说话声中充满了惊喜,情不自禁的向薛冲扑了过来。

但她只扑出了两步,然后,一脸的娇羞,蓦然之间停下了脚步,眼睛看着自己的脚尖,满脸通红,有种手脚无措的样子。

薛冲大乐,知道这是女人的矜持在作怪,毫不客气的冲了上去,抱住了她,狠狠的在她的脸上吻了一把,满脸的胡茬将纳兰的水脸刺激得好不疼痛。

纳兰的声音连自己听着都像是在欺骗自己,这反而刺激了薛冲的贪欲,他的毒舌伸出,狂妄的侵占了她的檀口。

纳兰忽然一掌推开了薛冲,脸色之中有极大的焦虑。

薛冲的心中,立即有些冒汗,惊恐的想到,这可是在元壁君的老巢,我如此肆无忌惮的在这里做这些事情,倒的确有些托大了。

就在这时,门外响起了脚步声。

脚步声还远,但薛冲可以肯定,来人的方向,一定是朝这里来的,因为这甬道的尽头,只有108室这扇门。

纳兰的脸色变了,苍白无比。

连她自己也觉得奇怪,先前的时候,她什么都不怕,但却是在薛冲救她之后,她反而产生了极大的恐惧。

也许,一个人没有希望的时候,反而感觉不到害怕,但是,希望出现的时候,人才会恐惧!

一个还懂得恐惧、害怕,那恭喜你,说明你饱含希望的活着!

笑了。

薛冲笑了。虽然此时的他,也是恐惧得很。他自己当然可以逃走,因为熟悉心灵力隐藏进照妖眼的法诀,可是纳兰不能。

这倒并非是纳兰的心灵力不足,也不是她的道法不够,而是元壁君在她的每一个弟子的身上,都下了极大的禁制。

薛冲最关心的,当然是帮助心爱的人逃走,所以一直都在寻找机会,但是短暂的胎息试探之后,他知道,利用照眼这种最简捷的方式逃走的可能没有了。

但他仍然在笑。

他深信老龙以前对他说的话,当女人面临绝境的时候,男人一定要给她依靠,就算你只用一句话帮助她,她也会以身相许。

薛冲微笑归微笑,但他的动作,绝对比得上苍鹰在天空中扑击的速度。

他很快的脱下了一个弟子的衣服,同时示意纳兰将自己的衣服也脱了!

纳兰的脸一红,见薛冲的手居然指着自己丰腴的胸部,她本能的后退了一步。

这个时候,她才感觉到自己手上的捆绑,已经在不知不觉之中被薛冲拉断了。

这可是玄铁蟒蛇的大筋,连师兄江城都拉不断,但居然被薛冲拉断了,这是多么厉害的武功!

她当然知道这个时候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但她却偏偏想到了这些。

这个时候,她反而对薛冲的武功产生了好奇。

他是怎么进来的?

以金瓶宫飞鸟难入的森严,这家伙却怎么能无声无息的进来,而且还救了自己一命?

实在话,若是没有薛冲,她这个时候已经自杀在>

当薛冲的手指再次的指住她胸口的时候,她透过他的眼光,才明白,原来薛冲是要自己和躺在地上的这个师妹互相掉换衣服。

当下羞愧的脱下了外衣,和地下那个昏迷的师妹互相换上了。

她在换的时候,眼睛发了光,她当然明白了薛冲的意图。

但此时的脚步声,已经即将到达。

薛冲吐一口气,将和纳兰掉换衣服的那名弟子塞进了108,然后老实不客气的取下了她腰间的钥匙。

喀嚓声中,108房间的房门锁上。

然后,薛冲眼中的精芒爆射,只感觉一道奇异的光亮闪现,直接的灌注在地上唯一的那个弟子身上。

这个弟子一刹那间清醒了过来。

当然,她现在不是真正的清醒。

因为当她刚醒过来的时候,薛冲的意识就告诉她:派一个师妹守在这里,自己回去复命,其余的事情,就等三日后师傅的发落!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的脚步声响到了面前:“水秀师妹,师傅命我前来镇守此地,你们都可以回去了!”

纳兰一直背对着水秀以及新来的这个叫江芦的师兄,闻言不答。

江芦正要发作,忽然,眼前显现出一道耀眼的白光,仿佛刀剑一般直指他的本心,使他在刹那之间迷失了自我。

薛冲的身形,鬼魅一般的出现在他的身后,伸出指头一点,将他后背十三处穴道一一的点了个遍,顿时动弹不得。

水秀一听,果然乖乖的走了回来。

薛冲伸指一点,点了她胸前十一处穴道,使她立即的昏迷。薛冲心想:既然这个叫江芦的传元壁君的旨意,说是让他单独镇守囚犯,我何不借助他的身份,和纳兰趁着元壁君没有丝毫警惕之前混出金瓶宫?

没有放走这个叫水秀的弟子,也许是件好事,毕竟,自己虽然洗去了她对刚才事情的记忆,但不会连被自己关在108的那个弟子的事情也记不住。

一旦查出丝毫的不妥,以元壁君的能力,也许自己将大祸害临头。

薛冲很快的在江芦的腰间一摸果然摸出了一个通行腰牌,大喜之下,飞快的换上了他的装束,在他的脸上一抹,以他现在强劲的内力,轻易的将江芦的脸皮撕下,居然和原来的江芦,没有丝毫的差别。

喀嚓声中,水秀和江芦的身体被薛冲扔进了108,和先前的那位弟子挤在一起,刚好将一间狭小的屋子装满。

就在此时,元壁君的眼皮,猛然的跳了三跳:“不好,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传令下去,金瓶宫之中全部!”

然后,所有的弟子听到太后的喃喃自语:“难道,宫里面来了不速之客?”

当阳市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包头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预约挂号
广州比较好的男科医院
包头都有哪些癫痫病医院
扬州治癫痫病最好的专家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