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符文猎手 第五十章 戏剧

发布时间:2019-10-12 18:29:52

符文猎手 第五十章 戏剧

俗话说天才与疯子只有一线之隔,主要原因是正常人都很难以理解他们的思路。%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

蒂雅娜花费了一整个晚上做出了营地的总体建设规划,而罗拉娜对此没有任何兴趣,她只用了半个小时的时间,就在营地里面搭建起了一个热闹市集的雏形。

难民们在逃亡的路上已经学会了接受军事化管理,办事效率自然比较迅速。在罗拉娜不断发布的命令之下,铁匠铺,面包作坊,杂货铺子等等一系列店铺如同雨后春笋般悄无声息地建立起来。

蒂雅娜在为生活物资的紧缺而烦恼,但罗拉娜看问题的角度和她截然不同。流亡者队伍在这一路上搜刮的资源相对于自身上万人的规模而言,确实有些入不敷出。但是究其本身来说,还是很可观的一笔财富。既然做不到平均分配,那倒不如集中起来统一调度。

如果一百个人里只有五条裤子,那干脆谁都不要穿。如果有二十条裤子的话,那就让年轻的女人优先。男人光着屁股出去干活,老婆子和小屁孩也无须在意。

埃尔看不出这样做能有什么好处,当然这主要是因为他没有那个耐心听罗拉娜碎碎念的解释。不既然要玩那就不妨玩的认真一点,于是他决定客串一下酒馆老板――这个酒馆也是罗拉娜特意吩咐重点建设的项目。

山谷之中除了黑石堡的废墟之外几乎没有其他建筑,不过埃尔手下的士兵还是在城堡外面找到了一个完好的马厩。虽然有些残破,但只要简单修补一下还是没有问题的。马厩里面还存放着不少稻草垛,可能是因为无人问津,大多已经发霉,做不了马料,不过要当做吧台和桌子的话也能勉强凑活。

反正也不会有外人来,自己人也就没那么多讲究。

这种简陋到不堪入目程度的布置,反倒让埃尔有些触景生情,这让他想起了在伊斯塔伦最后的那一天。他和安托尼奥、卡秋莎三个人躲在那间残破酒馆里喝酒时的情形。

一个已经失落信仰的神殿骑士,一个领土即将沦陷的领主,还有一个即将失去爱人的土鳖军官……现在回想起来还真是充满了讽刺的意味,也不知道谁更可怜一些。

“很好,就是这样,保持住这种沧桑的感觉,表情再深沉一点。这才是一个有故事的酒馆老板。”

罗拉娜这个时候已经换上了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酒馆侍女服,那种微妙的熟悉感让埃尔的眼角忍不住抽搐起来。

“我说……你怎么会有这种衣服?”

“从我父亲那里拿的。”

“我不记得老头子的商会里那几个大妈穿过这样的衣服。”

“当然不是。这是提卡留下来的。你猜的没错,就是她换下来的那件。”

看到埃尔脑门上暴起的青筋,罗拉娜托着下巴嘻嘻一笑:“难道我就不能穿你的女人穿过的衣服?”

“从你没跟我说过老头子那里还有提卡的遗物。”埃尔咬着牙低声说道。

“你要女人的衣服有什么用?每天晚上垫在枕头底下做春梦吗?”罗拉娜半眯起眼睛做出一副鄙视的表情。

“给我脱下来!”埃尔怒道。

“要我现在脱吗?”罗拉娜微笑着,身体微微前倾,故意让埃尔看到她低胸领口里面的白皙肌肤,那意思很明显――我里面可什么都没穿。

埃尔舔了舔嘴唇,纠结了半晌,终于还是叹了口气,无可奈何地问道:“大小姐。别闹了,你到底想怎么玩?”

“别着急么,我们的演员还没凑齐呢。”罗拉娜露出可爱的小虎牙,微笑着说道。

酒很容易收集,但是酒客就不太好找了。虽然说只要是军人都能喝两口,但谁没事儿也不会吃饱了撑的跑到自己老大面前酗酒,再说一群粗汉也演不了戏。到时候扭扭捏捏的反而碍事。

不过好在营地里也不缺少闲散杂人,比如寇族的女间谍和乌鸦,灰地精厨师与狗头人神棍,落魄的贵族纨绔……总之三教九流的大杂烩聚集在一起,绝对比吟游诗人的故事里面那种主角接任务的神秘酒馆还要更像那么一回事儿。

说道吟游诗人,波拿巴先生绝对是当仁不让。这位曾经拥有二十年演艺生涯与三次牢狱经历的街头艺人先生,现在是蒂雅娜手下专门负责组织平民的主管

。不过若是罗拉娜小姐交代的事情,他当然不会介意过来客串一下。

把这么一堆妖魔鬼怪聚集起来之后,再端上热气腾腾的土豆炖肉与大杯的麦酒,马厩里的空气立刻就充满了真正的酒馆味道,这让埃尔不得不发自内心地佩服大小姐的聪明智慧,每当她将全部精力投入到一件事上的时候。总会做到尽善尽美。

“头儿,我觉得还是得叫两个兄弟过来,咱们山上山下几千人马,要没有几个过来喝酒的不太现实。”提米转了一圈之后,挠着脑袋小声建议道:“我找几个心眼儿实诚的兄弟,过来就直接往死里喝,酒馆里总得有几个醉鬼才行,要不然还叫什么酒馆?”

“你说得对,去办吧。”埃尔与罗拉娜对视一眼,点点头说道。

“等一下,我妹妹在哪里?我一上午都没看到她了?”德莱尔把玩着手上的银质雕花酒杯,面带怀疑地盯着罗拉娜问道:“罗拉娜小姐既然已经恢复过来,你们还需要她做什么事吗?”

“德莱尔先生,您可以叫我罗拉,这个名字和我现在的身份比较相配。”罗拉娜将圆形的餐盘挡在胸前,歪着头笑道:“杰西卡小姐昨天晚上耗费了不少体力,正在我那里休息。如果她醒过来的话,正好可以跟我一起来做酒馆侍女呢。”

埃尔努力维持着自己脸上的表情,争取不露出让德莱尔怀疑的破绽。然而这家伙的妹控似乎已经达到了不可救药的程度,尽管在罗拉娜的亲口保证之下,他还是隐约察觉到了一些不对劲的地方。

想当初这家伙为了自己的妹妹,甚至不惜向自己曾经的敌人下跪发誓效忠,如果杰西卡真有个三长两短,很难想像这家伙会做出什么事儿来。

“废话少说,你们到底想要玩什么鬼把戏?”德莱尔将酒杯扔开,不耐烦地问道。

“稍安勿躁,我们都只是这个舞台的背景而已。”罗拉娜微微一笑,手指着门外说道:“欢迎我们真正的主角登场――”

听到少女如同戏剧咏叹调般的介绍,众人的目光不由自主地投向刚刚进门的身影。

那是汉克将军和他的副官凯文。

埃尔心中一动,终于有些明白了罗拉娜的意图。

“罗拉娜小姐,我不认为有这样兴师动众的必要。”汉克将军扫视了一下临时搭建起来背景舞台,皱起眉头沉声说道。

“这不仅仅是为了解决您的问题,我们当然还有其他的目的。不过就您自己而言,难道不想要做一个了断吗?”罗拉娜直视着汉克将军的眼睛问道。

守夜人部队支撑到现在其实已经有些难以为继了,按照约定,或者说只是自己给自己找的借口,他们护送难民到达雷霆要塞,就算是完成了自己最后的使命。至于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汉克将军自己心中也毫无头绪。

他们已经失去了曾经的荣耀与传承使命,千百年来守卫的迪弥恩特遗迹已经被埋藏在地下,而他们所效忠的真理会却对他们扬起屠刀。他们没有去处,也没有补给,手握着武器却不知为谁而战。

然而在罗拉娜看来,他们并不是完全没有出路。不管真理会再怎么高贵冷艳,也没有理由拒绝接纳曾经效忠于自己的精锐部队,或许他们只是恰好被遗忘了而已。当初那位暗影议员奎萨拉斯没准只是个脑子进水的老神经病,如果换个沟通渠道也许会有惊喜也说不定。

汉克将军对此不置可否,经过奎萨拉斯的背叛之后,他的情绪就一直很消极。心中的信仰一旦崩塌就很难恢复过来,他也必须为自己兄弟的生命负起。

不过这件事总要有一个了断,要么重拾信仰,要么斩断过去,守夜人必须认清现实,确定自己前进的方向。

汉克将军犹豫了半晌,最终还是选择坐了下来,他将头盔放到桌子上,重重地叹了口气,什么都没有说。

“那个……罗拉娜小姐,我倒是有些担心,您认为这样简单地布置一下就能够骗过那位真理会的学者吗?”凯文看了看四周,有些迟疑地问道。

“当然没有问题,只要您自己别太紧张就好了,凯文先生。我建议两位来一瓶二十年陈酿的杜松子酒,这有助于你们尽快进入状态。”罗拉娜从吧台上拿出一个酒瓶放到两个人面前,拍拍手大声说道:“各位注意了,让我们排练一遍剧本,其实很简单,只要你们自由发挥别太拘谨就没有问题。”

看着罗拉娜闪闪发光的眼睛,埃尔隐约觉得,她的目的绝不像她所说的那样简单。(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云南能治疗牛皮癣的医院
太原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常德治疗宫颈炎医院
云南牛皮癣
太原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