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权国 595 血与火,北方争夺战(九)

发布时间:2020-01-16 20:48:00

权国 595 血与火,北方争夺战(九)

在进入野马草原两天后,莫莱赫终于看见了传说中的野马山脉,绿荫色的山体跟传说中一样,山体高耸蔓延数百里,像一道闸口在将眼前这片美丽的草原一分为二,

随着军团进入山脉,谨慎的莫莱赫竟然发现,整条横穿山脉的道路完全没有伏兵,空荡荡的山只有风吹过树林的哗哗声,

只到快出山口的时候,才发现一座简陋的木质营寨挡在前面的路,这座木质营墙的高度不过2米而已高,单薄的木板就是一次骑兵冲击都能把它冲垮,一面懒洋洋的旗帜在这座简易堡垒的空飘呀飘,就像这座简陋木堡一样,随时都可能被风刮走

“真是个白痴!“

莫莱赫有些可气而又可悲的打量着这座注定要被自己踏在马蹄下的残旧堡垒,也不知道是那位维克顿塞是太有自信,还是完全无视这道山脉在防守中的重要意义,只要不是傻子,都知道野马山脉是野马草原最重要的屏障,

如果在这里布置一队精锐,就可以让敌人暂时停止前进,可是那个维克顿塞竟然在山路尽头修建营寨,这让人啼笑皆非的布置,足以可见完全是个在军事毫无见识的蠢货!

莫莱赫嘴角轻笑,骑在马用马鞭指着眼前山路的木堡,向身后的几名军团长语气轻佻道“这座木堡大小不过2百米宽度,就算里边全部填人进去,也绝对不过3千人,

想要靠这样的布置挡住我2万大军,真是个大笑话,不知道哪位将军愿意替我拿下它!这可是北方之战的首役,苏丹陛下必会重赏“

“这个任务让我来!“一名马穆努克军团长从后面站出来主动,在得到莫莱赫的首肯后,

他拔出自己的佩剑,极有气势的大喊道“全军突击,天黑之前拿下这座隘口“

吹来的风让他的头发扬起,轰隆的马蹄声敲碎了山岭的寂静,马穆努克骑士的战马在他身后带起一道道迅疾的影子,一队队的轻装步兵从后面涌来

“抛射!“随着步兵队长的阵阵嘶喊声,一排排的短标枪从这些轻步兵手中抛高空,化为一道道白色的光点,密密麻麻的几乎遮盖了天空的颜色,

“噗嗤“尖锐的枪尖深深扎进堡垒的木板里,发出一阵如同雨点坠地般的脆响,

这是萨兰德步兵的特色,与大陆近战交锋的主流枪兵不同,这些能够投掷标枪的轻装步兵,往往在战场担任两翼突击任务,

他们会在马穆努克骑士发起大规模冲击之前,向敌人投射出密集而致命的标枪雨,然后跟着冲锋的马穆努克骑士后面,用手中的灵活圆盾和长剑,从马穆努克骑士撕开的缺口杀进去,如果攻击不力,这种轻便步兵也能迅速撤退,

现在他们更是跟打了鸡血似的,沿着山体般蜂拥而,

满山都是这些轻装步兵的影子,这些身只穿着轻便锁甲的步兵,除了手中的小圆盾外最为瞩目的是其背后的数柄短标签,白色的的木杆尽头是一道用生铁打造的尖锐枪头,在爬山的时候,这些短标枪左摇右晃,显得充满了滑稽,

等到冲到木质城堡的时候,这些轻装步兵才发现这就是一座空堡,

“哈哈。。。。”得到消息的莫莱赫有些哭笑不得,自己已经很看低对手了,可对手表现出来的弱智,简直连一个最普通的士兵都达不到

“命令加速突进!”莫莱赫向传令兵挥了挥手道“再发现这样的空堡,就不要来打扰我了!”

野马平原本质是萨兰德北部的一块低洼沼泽地,松软肥沃的土地和平坦的地势,让这里成为最为美丽的大草甸,大片的翠绿色的松木林星星点点的点缀在辽阔大地。土坡的青草低垂着头,又高又稠密草茎,随着刮过平原的风儿晃动着,

图里特科琳眼睛微眯的盯着马车窗外,金色的阳光晒在这片肥沃的黑土地,淡薄的草香混在淡淡的野紫罗兰香味中,随风飘散在空气中,远处那道如同巨龙般横卧的山脉顶端,还有往外沁湿了的白色雪层,从雪层吹来的一阵阵凉爽,让她回想起一些十分美妙而有已经过去的东西,

靠在车窗旁图里特科琳,有些懒散从车外收回目光,

在维克城里待了这么久,她还是第一次看到萨兰德北方真正的景色,在遥远的欧巴罗大陆,在伯罗斯家族的主堡后面,也有这样一座高耸入云的雪山,每年的这个时候,漫山遍野的葱绿和高处显目的白色,是图里特科琳最喜欢的一幅让人永远怀恋的绝美画卷,

异国他乡的境地,让她美丽俏丽的脸闪过一丝伤感

“我们这是要去什么地方?“

图里特科琳询问坐在自己的对面的一名女侍卫,这名侍女不过20岁左右,长得也算清秀,头发极为简约的披在肩,身穿着一排代扣的紧身装,腰身别着一把长剑,

这名女侍卫有些不耐烦看了她一眼,她是杜斯特伦凯特意挑选出来的侍卫,因为图里特科琳与自己侍女的关系日渐疏远,出于安全的需要,杜斯特伦凯特意从海军部调来一名女侍卫,这名女侍卫原本是南部渔船的一个村长的女儿,有两个哥哥都在维基亚军队服役,在忠诚算的极为可靠

“莫伦堡!”

女侍卫脸色冰冷,但却不敢过于得罪这个一路问着问题的女人,

这可是杜斯特伦凯大人亲自点名要求“稳妥”押送的囚犯,有些人私下里说,这个长着一头紫发,比花儿还显得妖艳几分的女人,没准就是杜斯特伦凯大人暗地里的情人,

要知道风度翩翩的杜斯特伦凯大人,可是海军部最有名的白金级别的王老五,不但深得大公爵器重,而且才25岁就已经是统领一方舰队的司令官,可谓是前途无量,

甚至有人传言,杜斯特伦凯司令官很快就会调入海军部担任总部次长,那可是总长之下最高的权力职位,能够跨入这个行列的,哪一个不是维基亚赫赫有名的人物,就是总长大人,其实严格来算,也就是一个陆军军团副职的级别

图里特科琳还不知道,自己已经在无意中成了不少女人的眼中钉,

就在两人冷战的时候,远处一座简易的木堡逐渐出现在前面,褐色的木质城墙,横卧在一处山丘,在木质城堡的前面,是一大片荒地,

紫色星点般的紫罗兰就生长在这片被撂荒的土地,花朵从干木草的茎中穿过,在平原的田地阡陌边镶嵌一条深紫色的花边,

甚至在石头一样的坚硬荒地,也能看见许多像小孩眼睛一样晶莹的浅紫色,在这些紫色的星点之间,一队黑甲的骑兵迅速从对面的山丘飞驰而来,

这些犹如黑暗中袭来黑甲骑兵,碗口大的马蹄飞扬起翻滚的肥沃泥土,棕色的马鬃随风拍动,黑色的金属铠甲,在一大片紫色的中闪着黑暗的光泽,

“呼”风吹来,图里特科琳感到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就像在自己面前炸开,彪悍的骑兵化为数道虚影,几乎是如同箭簇般从图里特科琳的马车旁电闪而过,

目光扫过眼前一个微胖的身影,图里特科琳俏丽如雪的脸,露出一副惊骇欲绝的表情,

“死胖子?”

图里特科琳差点从马车座位跳起来,白皙的手指习惯性的掩住自己红润性感的嘴唇,一声难以置信的低呼声,目光复杂而有些闪烁看着黑甲骑兵

就在这时,图里特科琳看见胖子在策马而过的瞬间,竟然朝自己俏皮的挤了一下眼睛,这可把还在震惊中的图里特科琳吓了一跳,

不知道什么,图里特科琳感觉在胖子以往那双有点浮的眼睛,此刻却犹如刀剑般犀利,甚至有一点蔑视苍生的味道,

那是一种极其自信的表现,只有那种长久居于位,并且掌握着生死大权的人才有,一念生死,能够拥有这种眼神的人,如果不是漠视生死的大奸大恶之人,就必然是位于社会顶端的人物

“没错,是死胖子!”

图里特科琳就算都快把自己粉嫩的眼睛揉成熊猫,也不得不极为丧气的确定,刚才那个一闪而过的家伙,绝度是当日这个如同谜般的胖子,

虽然这死胖子穿铠甲就完全像是变了一个人,那憨厚的神态在这身黑色铠甲的衬托下,已经化为一股让人不敢逼视的凌厉气势,战马如雷,身后黑甲骑兵紧随,杀气腾腾的架势还真有几分像一名驰骋战场的将军

图里特科琳心中一时间充满了五味杂陈的苦涩味道,现在她总算知道为什么次一夜激情之后,维基亚人对自己的监视就明显放松了很多,

自己不但能够随意进出海军港,就是在维克城里闲逛,也没有什么拘束,除了偶尔会发现自己的身后远远的跟着几个人

“这死胖子不会真是什么大人物?”

图里特科琳一脸幽怨的看着胖子远去背影,眼睛睁的圆鼓鼓的,她就是再傻,现在也能感觉出这个胖子绝不是什么普通的调查员,哪有屁股后面跟着侍卫的调查员!

“你认识他吗?“

图里特科琳过了好半响,才从马车内收回头,一脸好奇的询问在坐在她对面的女侍卫,可惜她问错了人,这次负责将她押解到莫伦堡的这名女侍卫只是一名海军部的普通女兵,是一名来自沿海的平民,在海军部主要担任一些比如登记员,财务会计等职务,对于真正的顶头司萨摩尔胖子,却并不认识,而且维基亚正规军一向驻扎在边界,不是一般的平民能够见到的

“不清楚,但我知道一定是个大人物!“

这名女侍卫嘴角翘起,满脸羡慕的从窗外收回目光,说道“能够有这么多骑兵跟随,最少也是一个旗团长!可惜我对陆军方面的事了解不多,要不倒是能够猜出这位尊贵大人的身份!”

刚才不仅图里特科琳被吓了一跳,就是这位脸还长着几颗麻点的女侍卫也吓了一跳,还以为这位大人对自己有意思呢,

现在听到图里特科琳询问,话语里不免多了一些醋意,

“这个死胖子是一名旗团长!”图里特科琳脸色苍白,半信半疑,她没想到胖子的身份会这么高,她想继续询问,可对面女侍卫脸的冰冷和厌恶,无疑打消了她继续追问下去的可能,

但刚才获取的信息,足以让她一直纠结的心情显得好一些,

凭着这些日子对维基亚军职的了解,她知道除了地位超然,声威赫赫的几个军团长外,一名旗团长已经足以轻松跨入了维基亚高级军官的行列,那位俘虏自己的杜斯特伦凯司令官,在军职也就是一名旗团长级别,

马车继续向前,随着木堡越来近,眼前的景象也出现了变化,嘈杂的人声如同海浪般传来,

拐过前面的山丘,长满花朵的土地,无数白色的营帐,如同一片片白云占满了山丘的另外半边,身穿着铠甲的士兵,如同海浪般密密麻麻的出现在木堡的外围,不时有传令兵从马车旁策马而过,

是军团在集结!“

图里特科琳听见对面那名女侍卫,不时发出阵阵难以置信的惊叹声,脸色兴奋的不时指着远处出现的一些士兵喊叫着

“看啊,这绝对是真正的萨摩尔近卫,我认得那种用精良黑铁锻造的重铠,只有真正的近卫才可能配备!以前我在海军也就是听到那些退役的家伙吹嘘过,没想到会真有见到的一天“

“近卫?这跟普通士兵有什么不同?“

图里特科琳不置可否的翻了翻白眼,尽管胖子给了她意外,但从异大陆来的她并不看好这种纯步兵的配置,

不论是伊卡迪瓦大陆还是欧巴罗大陆,轻重搭配的马战兵种才是主流,一名身披重甲的骑士绝对可以轻松击溃一队20人的步兵,这些穿着不伦不类的士兵,一点看不出厉害的地方,就算在厉害,那也是步兵,步兵永远战胜不了骑兵,这是天理!

“你懂什么,萨摩尔近卫是我们维基亚最强大的战士,他们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只要有他们在的地方,维基亚从来没有过失败的记录“

这名女侍卫明显是萨摩尔近卫的死忠粉丝,她目光不屑的瞟了这个满脸傲气的紫发美女一眼,在发觉眼前的紫发美女,根本就不知道这个名字背后的含义后,

嘴里开始喋喋不休的述说起萨摩尔近卫的光荣战史,从萨摩尔正面击败肆掠国内的左卫骑兵开始,一直说到北方霸权之战中,再次以劣势的兵力完胜以骑兵为主的大陆霸主芮尔典人,

只听得图里特科琳一愣一愣的,

女侍卫虽然说得不尽详细,但也足以让图里特科琳听得热血沸腾,双眼闪闪发光,美女不一定就爱英雄,但女人绝对喜欢传奇故事,

何况是以依附强大势力著称的伯罗斯家族的女人,她以前只知道维基亚猎鹰被誉为这片大陆最强大的男人,却还不知道,这个男人竟然是在国破族微的绝境中,以一只孤军神奇般崛起,这

个从没落家族飞出的猎鹰,南征百战,以一连串让人瞠目结舌的战绩,让羸弱的维基亚,一步步走大陆强国的位置,

“你不会是想告诉我,那个胖子是个主力旗团的旗团长!“图里特科琳满脸的苦笑不得,刚才的不屑已经快被这名满脸得意的侍女击垮了,再次看向城堡的目光多了一份凝重,

木质城堡的大门缓缓打开,马车驶入堡垒,城堡大厅的门口停下,一名身穿碧绿色长裙的女人已经在那里等到,看见载着图里特科琳的马车进来,在数名侍女的伴随下,从大厅的台阶施施然走过来

“科琳小姐!欢迎你来到莫伦堡!”毛摩娜青极为优雅的拉开车门,款款而来如玫瑰花瓣般鲜艳娇嫩地绝色娇靥,一双水汪汪深幽幽,如梦幻般清纯的大眼睛,散发着恬静而清冷的光辉。

“是你!”图里特科琳脸愣了一下,很快认出眼前这名绝代佳人,正是那晚中途进入自己房间的神秘女人

“几日不见,科琳小姐越发美丽了,难怪大人总是念念不忘!”

毛摩娜青嘴角轻笑,鲜红地小嘴唇微微的闭合,吐气如兰,向身后的大厅挥手道“请先进堡内休息一下,大人因为一些重要事务,需要去紧急处理一下!这次请科琳小姐前来,除了出来散散心外,还有一件事需要询问科琳小姐“

“大人?你是说那个胖子吗?“图里特科琳神色疑惑的问道,

“呵呵,姐姐忘了,妹妹还不知道大人身份呢!“

毛摩娜青用手牵着疑惑的图里特科琳,走眼前的台阶,边走边说道”其实大人也不是故意要骗你,那晚之后,大人特意嘱咐杜斯特伦凯保护好你的安全,并放宽了你的限制,想必妹妹是能够感觉到的,这次将妹妹接来就是不想继续隐瞒下去“T

嘉兴市第一医院怎么样
武警上海市总队口腔科医院怎么样
癫痫病治疗山东哪家医院好
六盘水癫痫病医院好的
咸宁哪家医院治牛皮癣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