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炎武战神 第1364章、尸鬼灭杀

发布时间:2019-09-25 14:05:51

炎武战神 第1364章、尸鬼灭杀

这一刻,

凌天羽那一双森寒冷厉的眸子,犹如死物构成,冰冷刺骨,直接让杨常打了个寒颤,那是來自心灵的恐惧,

不得说,凌天羽的这双眼神实在是太可怕了,简直就像是两把杀人形的利器,要将杨常的心脏刺穿,此刻的他,甚至连说话的勇气都似乎丧失了,嘴角颤抖的蠕动着,

让他恐惧的是,在凌天羽身后的那尊凶神,杨常从來就沒见过世间竟然还有如此恐怖的鬼怪之物,那感觉跟面对着死神异,

豁然,

一股阴森森的寒意,犹如瘟疫般的迅速蔓延开來,瞬间将杨常周身笼罩,森冷的黑瞳,如跗骨之蛆,以让人摆脱,

凌天羽面色冰寒,宛如死亡主宰,邪瞳注视,闪烁着來自死亡的邪恶意志,沙哑的声音,如同在宣判着杨常的死刑:“尸鬼印,~”

轰,~

空间一震,黑波狂如潮,伴着片片刺耳的狞笑,鬼哭狼嚎,整个空间瞬间堕入冰窑,似乎有着数的阴魂厉鬼在飞舞尖笑,一种阴间般的错觉,

猛的,

长龙般的黑色光波,犹如病毒般,凶狂的从杨常的裂口中钻入了进去,滚滚邪恶的死亡之力,就像是一颗炸突然在杨常体内爆炸般,瞬间扩散开來,霸据通身,

“呃,”

杨常整张脸一抽,满脸尽是恐骇之色,直勾勾的凸着眼瞳瞪着眼前那一副犹如地狱恶魔般的森霾脸孔,他就是死也想不到,凌天羽乃一常人之体,竟然掌控着如此邪恶可怕的异术,

“我···我们是同类···你···你不能杀我···”杨常惊恐的喃喃道,黯然神的血色双瞳,在这时候竟然上了恳求之色,

“呵呵,这世界的规则本來就是大鱼吃小鱼的,就是同类怎么着,就不能杀你吗,开什么玩笑,”凌天羽冷笑道,声音犹如千年寒冰,整个人简直彻底的变了一个人,若说魔鬼,也不过分,

杨常面色惨白,愤怒不甘,奋力的扯着嗓子吼问道:“那你到底是谁,你我冤仇的,为何偏偏就要破坏老夫的精心计划,为何要杀我们父子,”

凌天羽冷目一凌,玩味的笑道:“呵呵,对你们父子感到不幸的是,你们千不该万不该,偏偏就侵犯了林家,因为,我也想姓林

炎武战神  第1364章、尸鬼灭杀

,”

“林,,”

杨常爆惊不已,震愕道:“林家中人,,你是林家的种,,不,不可能,老夫不信,你怎么可能会是林家的种,你是恶魔,你只是个恶魔,”

“我也希望正如你想,但很遗憾,我确实是林家中人,而我的生父,便是现今林家的一家之主林天龙,”凌天羽铁锵锵的说道,

“林天龙,,你竟然是林天龙的儿子,,苍天啊,你这是在开什么玩笑啊,为何要如此戏弄老夫,”杨常嚎啕大哭,

“耻,”凌天羽冷凛道:“是你做出了那么多伤天害理之事,就算是我不杀你,往后天也不会容你这恶徒,现在就好好下地狱悔悟去吧,”

说罢,

凌天羽面色一狠,一掌重击向杨常的胸口,

杨常痛得张口,嘴唇干裂,口不能言,显得痛苦至极,

“嚎,~”

一声好似來自古來未知的嘶嚎,只见凌天羽背身的凶神,慢悠悠的爬到杨常身上,青面獠牙,狰狞万分,抬起那一只犹如削铁如泥利器的爪子,残忍的洞穿了杨常的胸膛,

“呃,~”

杨常眼瞳急缩,浑身抽筋了般,剧烈颤抖,惊恐万状,痛苦万状,绝望如死,浑身犹如火烧冰蚀,时而酷热难捱,时而冰冷彻骨,以动,甚至连呼吸与语言能力都丧失了,爆满着血丝的双瞳,尽是绝望与恐惧,

然后,

杨常面如死灰的感觉到,自身的魔力乃是生命精元,竟被一股尽黑洞般的邪恶之力,强行抽离吞噬了进去,

“咯咯,~”

杨常痛愤不已,吐不出任何一个字,只能愤怒的咬着牙,咬出了血丝,嘴唇哆嗦,浑身巨颤,两眼发直,如风中残烛,摇曳欲灭,

本來,杨常还以为自己体内藏着的魔獠,神通广大,就是通神境强者也绝非能轻易杀死魔獠,可惜魔獠就跟小熊一样,失去了前世兽躯与修为,作为寄体的杨常终归实力有限,

再加上,杨常接连挫败,魔獠是大损魔元,此刻他们一人一兽,根本抵挡不住尸鬼印的吞噬,只能惊恐绝望的目睹着,任由着自身精元与魔力,不断的被尸鬼吸收过去,

“死,~”

凌天羽冷喝一声,浑身一震,黑暗之气,滔滔滚动,整方空间,鬼魅狂舞,宛如死神的宴会,亡灵的天堂,

“啊,~”

杨常终于发出了声音,只不过是在痛苦的惨嚎,

渐渐的,

那巨大的身躯,变得犹如树皮般,开始在缩水,苍白的面庞,彻底的精打采,如死般的灰暗,满是绝望,满是恐惧,

终,

浑身剧烈的震动,杨常就像是突然泄气的气球般,瞬间干瘪下來,软绵绵的瘫倒在地,眼中满是惊恐,满是万念俱灰,

仅存后的一丝之气,所有的怨恨,都聚在了那双眼神里,死死的盯着凌天羽,眼珠子轻轻的抖动,发裂的嘴唇微微颤抖,想要说什么,可就是使劲了浑身之力,也吐不出丝毫的声音,唯有的是痛苦与绝望,

凌天羽宛如魔鬼化身,甚至连杨常的灵魂都不过去,一同剥夺过來,

“不,~”

一声凄厉的葛斯底里,油尽灯枯的杨常,后狠狠的瞪了眼凌天羽,头重重的一歪,仅存的后一口气都彻底的抹灭了,

“嚎,~”

尸鬼兴奋的嘶嚎一声,终于如愿以偿,浑身蓄满着一股强大浑厚的魔气,然后自行归主,兴奋的朝着凌天羽的体内融入了进去,

刚一进去,凌天羽面色一震,

猛的,

一股凶潮般穷尽的强大魔气,瞬间涌荡在凌天羽的身各处,就算是早有心理准备的凌天羽,面对这如此浩大的魔气,再怎么有准备,一时间也是法立刻消化,以至于让凌天羽整个身体迅速的膨胀起來,有种要被撑爆的节奏,

“好···好强,”

凌天羽极其艰难痛苦的吐了一声,心知要吞下这条大鱼要吃不少的苦头,

当机立断,凌天羽立马盘膝而坐,开始去压制吸收这股庞大的魔气,至于凌天羽的神域空间,已强化到第五个阶段,只要主者不死,神域空间也不会消失,

所以,凌天羽在对付杨常的时候,早就有所准备,毕竟自己的手段太过邪恶,绝对是不能暴露出去,不然对自己或是林家,都会是大难临头,

······

此刻,

外界之处,一道道流痕,这才纷纷而至,

“家主请止步,”

林一舟跨步上前,闪身挡住了林天龙的去路,其它两位元老与四位长老,随着匆匆而至,

“元老请让开,我定要杀了那魔头,援救那位小兄弟,”林天龙双目泛红,他心中的担忧与痛心,也只有他自己明白,

那是他的儿子啊,

林一舟他们集体一愣,相处甚久,对林天龙的脾性十分了解,而此刻从林天龙的神色之中,赫然有种奇怪的感觉,

这份紧张、担忧、痛苦,似乎只要在林天龙面对至亲的时候才会表现出來,不得不怀疑,那位年轻的医师,到底与林天龙之间有什么关系,为何那位医师会为了保住林府与玄天城,自甘涉险,将杨常那魔头引开,

纵是万千疑问,林一舟这时候也先压了下來,一脸正色的对着林天龙说道:“家主,前面便是东西两州交界之地了,而现在依不见他们的踪影,怕是他们已经去了西州,”

“西州,”

林天龙面色一怔,也只有他明白凌天羽是从西州过來,经林一舟这么一说,还真以为凌天羽正逃往去西州,即道:“诸位,杨常这魔头现在十分可怕,若真被他到了西州,那可真是造孽了,西州亿万辜生灵,恐怕也得毁在那魔头手中,那我们林家可就真背负着天大的罪过了,”

“家主莫忧,老夫觉得那位小兄弟不仅能力非凡,是足智多谋,而现在东西两州交界之地极其不稳定,想必那位小兄弟想到了些什么法子,借用有利于他的环境因素对付那魔头,”林一舟郑重的说道,

林天龙一心在自己小儿身上,对于林一舟的劝阻充耳不闻,沉哼道:“诸位,刚才那位小兄弟的行举你们可都见到了,他为了我们林府,为了玄天城上下数百万人,自愿涉险引开那魔头,而我们身为玄天城的勇士之家,现在却眼睁睁的放纵那魔头作犯,比其那位小兄弟,我们林家的威名何在,声誉何在,”

这一声,掷地有声,

林一舟他们沉默了,面红耳赤,地自容,

林家的威名,都是从数杀戮中夺來的,而现在却连一个外人都比不上,

林一舟沉默了许久,道:“进去吧,务必要除掉那魔头,”

林天龙整个人一松,要真光凭自己一人之力,到时真碰上了杨常那魔头,还真难以拿下杨常,

旋即,

林天龙等众正欲朝着东西交界地方向冲去,

猛的,

凭空之间,一道飘渺威严的身影,凭空而现,形巨压,不自主的释放开來,整方空间一沉,恐怖的压力,直接压得林天龙他们动不得,

惊而一见,凌空之间,赫赫多了一位白发长眉、道骨仙风,身披黄色长袍的老者,虚飘渺一般,古井波的静立于空,好似与天地共存一体,

乍一见,

林天龙等众皆惊,立马躬身行礼:“拜见上祖,”

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汕头华美医疗美容医院好吗
汕头华美医疗美容医院治什么好
汕头华美医疗美容医院是否好
汕头华美医疗美容医院最好的大夫
汕头华美医疗美容医院在线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