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超魔构筑师第四百五十一章收割

发布时间:2020-01-21 22:50:35

超魔构筑师 第四百五十一章 收割

时光荏苒。

无序之地中,又是一个月无声流走。

旷野中,五名雪鳞娜迦正在清点战利品,神色清闲。

它们刚猎杀了一伙蛮兽人,战斗很顺利,自己这方无人死亡。

“这伙蛮兽人,也太不经打了……”年轻娜迦撇撇嘴,似乎意犹未尽,“我们还没发力,就全被干掉了。”

“我雪鳞一族为冰海皇族,血脉至高无上,禀赋超卓无二,为——同级无敌!”另一名娜迦神情傲然,轻蔑道,“这些肮脏的下等种族,哪是我们的对手?”

“冰骨,雪痕,不可盲目大意!”一名年纪稍长的娜迦摇摇头,提醒说道,“无序之地强者辈出,能人异士数不胜数,很多都是不可招惹的。”

“哦?”冰骨闻言,脸上露出好奇,“还有我们招惹不起的?”

“当然了!”年长娜迦点点头,“譬如,有双首食人魔一族,喜以无序植物为饵,偷袭猎杀来人,被称为‘伏击者’;还有,有八翼天使一脉,喜扫荡八方,被称作‘扫荡之翼’。”

说到此处,他想起什么,又道:“还有,近来崛起了一个疯子,号称‘收割师’,手段更加残暴,令人齿冷!”

“收割师?这称号,听起来倒是古怪……”冰骨面露狐疑,不解问道,“这称号,究竟怎么来的?”

“你们俩,见过陆地人收割麦子么?”

“啊?”冰骨闻言,表情一僵。

“陆地人贫苦,需充分利用资源,麦子收割后,麦秆生火,谷皮做糠,白米为食,分割清晰,一点也不浪费。”年长娜迦道,“若你落在那个人的手中,那你这个人,也是一点不浪费。”

“不浪费?”冰骨更加疑惑了。

年长娜迦笑了笑,轻声道:“那个人,喜欢将其猎物解剖切割,裂解为无数器官,皮肉切割,筋骨分离,脏腑剥离,取出有用的魔法材料。”

“什么?”冰骨听得毛骨悚然,不禁追问道,“这些魔法材料,价值十分有限吧……此地真正有价值的,还是无序植物。他将其他人裂解为魔法材料,究竟是想干什么?”

“谁知道呢?可能是恶趣味,也可能是个天性节俭之人,甚至可能是一种威吓。”年长娜迦摇摇头,“不过,唯一确认的,是此人解剖造诣奇高,且手段精细入微。连每一根骨头,每一缕筋脉,都是完整无缺地取下,毫无瑕疵。据说,他的最高纪录,是将一名山脉巨人,切割成两万多块!”

“两万多块?”冰骨瞪大眼睛,哆嗦了一下。

雪痕则双臂交错,脸上写着——“我不信”。

“不过,还有一种说法。”年长娜迦又道,“他取那些魔法材料,是为了制作一件魔法装备。一件由千域生灵的血肉锻铸,狂暴无方的魔法装备!”

冰骨呼吸急促,轻声道:“装备?”

“不错!”年长娜迦点点头,“我听闻,这件装备属性霸道,可谓惊世骇俗!不过,那些觊觎此物的人,听说无一例外,都化作了装备的一部分……”

“有这种事情?”冰骨瞪大眼睛,讶然说道,“若是真的,我倒真想见见。”

“我看,是以讹传讹罢了!”雪痕神情傲岸,一脸轻蔑地说道,“人类这种劣等种族,哪能有这等实力?”

“不,是事实,许多人都曾亲眼见过!”年长娜迦摇摇头,“而且,那件装备声势浩大,曦光滔天,瑞彩万丈,魔力波动浩瀚汹涌,演化凝聚为一枚……”

它正滔滔不绝,忽然间注意到,眼前两人的视线,都变直了。

“一枚碧青色的魔法纹章?”冰骨神情呆滞,补充着说道。

“正是!”年长娜迦点点头,它回身望去,眼神也化为僵直。

苍穹之上,曦光浮荡,瑞彩回卷,魔力波动流泻奔腾,凝聚为一枚魔法纹章,幽深莫测,驰魂夺魄!

半空中,一名少年手捧一物,脚踏虚空,足面上青莲绽放,伴随着残影生灭,一掠百丈,俯冲而来!

“此宝物,是我的了!”雪痕眼中精芒闪烁,忽然面露狞笑,身形如狂蟒,直扑而上。

“拦我者死!”少年似乎逃避着什么,眼神一寒,狞声说道。

“哼!口气挺大,你有这个实力么?”雪痕冷笑,傲然说道,“你我都是六级,而我雪鳞一族,可是同级无敌!——霜冻之锋!”

它沉喝一声,右拳握紧,拳印上冰暴哀嚎,伴随着海啸般跌宕的雄壮斗气,一拳裂空袭出。

“不知死活!”少年冷哼,掌中幽光浮动,却并非是一道法术,或是一件武器,而是一柄——魔力刻刀?

“这种小刀,能干什么?”雪痕心生荒诞,唇角扬起冷笑。

这一柄魔力刻刀,仅有数寸长,恐怕连刺破它的皮肤,都是十分困难。

“——死!”它也不客气,浑身气息暴涨,拳锋如龙,一拳强压而上!

“哼!”少年轻哼一声,一股股清澈明媚的气息涌向刀锋,顷刻间,那柄魔力刻刀生出璀璨光华,寒芒潋滟。

少年瞳生星轨,身躯游走似海妖弄潮,以那一柄小小的魔力刻刀开路,恍若一尾游鱼,破裂那道斗气狂潮,欺身向前!

“杀!”

璀璨光华亮起,在那一柄魔力刻刀上迷离绽放,激荡出万道绚烂毫光,幽深莫测!

“好美……”雪痕心神被夺,心头竟生出这样一道念头。

它的眼瞳,被千叠万重的瑰丽辉光所覆盖,紧接着,一股麻痹感涌遍全身,意识陷入永恒黑暗。

一旁的几名娜迦瞧得真切,却无人帮忙,都是身躯微颤,呆若木鸡。

“那,那究竟是什么?”冰骨呼吸浑浊,忍不住问道。

刚才那一刹,那一弯小小刀锋炸裂,宛若一朵亿万花瓣的彼岸花,悄然地绽放!

嗡!

雪痕一动不动,身上猝然浮现层层叠叠的纹络,接着犹如狂风中的落英,凋零炸裂,分解为无数块皮肤、筋骨、血肉和脏腑,随风飘散。

仅仅一刹,雪痕整个人,就化作了缤纷飞舞的血肉碎片!

少年和它错身而过,魔法手镯幽光浮动,那些有用的魔法材料,纷纷收入囊中。

“这就是……收割师?”冰骨呼吸困难,喉咙咕噜了一下。

年长娜迦的描述,已经颇为骇人听闻,却是远远及不上亲眼目睹时的惊心动魄!

“哼!小子,抓住你了!”

众人深陷震惊,半空中一声阴鸷冷哼,回荡响起。

嗖!嗖!

苍穹深处,两道淡紫色的能量冥蛇蜿蜒而下,携带着滔天黄泉和冥气,势如苍穹塌陷,山呼海啸!

轰!

少年避之不及,硬吃一记冥蛇蛇吻,身上浮现无数激荡灰芒,灵魂竟被吞掉了一小片。

“交出那件装备,我放你一条生路!”一道紫肤人影从天而降,居高临下道。

少年脸色微白,却极为硬气,撇嘴冷笑道:“若有本事,你自己来取!想让我主动交出来,没门!”

“找死!”紫肤人影脸色一沉,手掌浮荡,两头冥蛇游走破空,再次汹汹而下。

“走!”少年低喝一声,手掌放在那件装备上,霎时光辉回旋,整个人化作璀璨流光,一掠百丈,消失在天边。

“混账!你越是拖延时间,只会死得越难看……”紫肤人影暴跳如雷,两头冥蛇指路,身形飙射而出,很快也消失无踪。

剩余四名娜迦,呆呆地望着这一切,半晌无言。

“此人,是冥域的‘幽冥之子’,是八级强者!”良久,年长娜迦才回过神来,声音惊疑道,“那个收割师,看来必死无疑!都别愣着了,赶紧走,赶紧走!”

冰骨则神情复杂,刚才那一刀,令它心底发寒,还有些动弹不得。

“这般的怪物,恐怕不会这样死去……”它暗暗道。

……

“呼……”

李仪尽量保持呼吸平和,脚踏涟漪,奔走如风。

刚才那一刀,有点灵犀一动的味道,但绝对是厚积薄发,也为他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

甚至,他能以此,悟出独属自己的全新战技!

不过,眼下的问题,却是他手中的武装。

“麻烦呐……”李仪轻叹一声。

这一个月来,随着他的猎杀,魔法材料积累,这具武装的材料愈发驳杂,来自千域万界,玄秘莫测。

而这具武装,也愈发神异,其圣景,是一枚独一无二的纹章。

四方上下为宇,这是一枚纹章,是为——寰宇纹章,弥散着纯粹磅礴的空间意境!

而且,这枚纹章,竟与无序之地生出共鸣,声势博大,异象滔天!

这种声势,引来了前赴后继的觊觎者。

本来,李仪还十分高兴。

他大肆猎杀,解剖异人,称号——“解剖之刀”晋级,化为——“解剖大师”。

这也是他能一刀如神,解剖那头娜迦的原因。

但是,李仪忘了,此处,可不止六、七级的强者。

身后追逐的那名冥族,就是八级强者。

“眼下,得尽快完成这具武装……”李仪紧紧蹙眉,心中暗暗道。

成都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预约挂号
淮安市第三人民医院
太原治白癜风最好的医院
兰州癫痫病医院哪个正规
安徽省妇科医院地址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